2019年12月中國農機市場景氣指數(AMI)為39.1% 環比同比分別提升1.9 個和3.9個百分點

發布時間:2020-01-09 12:00    來源:中國農業機械流通協會
 

關鍵詞:農機市場 景氣指數 12 月 提升 中國農業機械流通協會

摘要:中國農業機械流通協會發布的2019 年12 月份中國農機市場景氣指數(AMI)為39.1%,環比提升1.9 個百分點,同比提升3.9 個百分點。從環比看,6 個一級指數中除庫存指數外全部呈現上升趨勢,其中經理人信心指數增幅最高,為6.4 個百分點。從同比看,6 個一級指數中除庫存指數外全部呈現上升趨勢,其中銷售能力指數增幅最高,為6.7 個百分點。目前,6 個一級指數全部位于不景氣區間。

  中國農業機械流通協會發布的2019 年12 月份中國農機市場景氣指數(AMI)為39.1%,環比提升1.9 個百分點,同比提升3.9 個百分點。從環比看,6 個一級指數中除庫存指數外全部呈現上升趨勢,其中經理人信心指數增幅最高,為6.4 個百分點。從同比看,6 個一級指數中除庫存指數外全部呈現上升趨勢,其中銷售能力指數增幅最高,為6.7 個百分點。目前,6 個一級指數全部位于不景氣區間。

  特約分析師張華光認為:誠如我們上月的預測,作為去年收官月份的12 月份,AMI 呈現如下特點:總指數繼續停留在不景氣區間,月度同比、環比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回升。

  從一、二級指數的變化看,多數指數仍徘徊在不景氣區間。6 個一級指數除庫存指數環比、同比持續下沉,其它5 個指數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增長。6 個二級指數,環比“4 升2 降”,其中,耕整地、種植機械指數出現下滑,其它4 個指數呈現不同程度的增長。同比看,除運輸機械指數出現下滑,其它指數呈現不同程度的增長。

  12 月份,AMI 環比、同比增長,多數一二級指數也出現回升跡象,主要源于11 月份景氣度和多數指數探底形成的“洼地”所致,并不意味著農機市場走出低谷。兩點支撐這種判斷,其一,AMI景氣度偏低,多數一二級指數依然徘徊在較低的位置;其二,從全年走勢看,上半年多數月份景氣度普遍較低,下半年呈現恢復增長的跡象。

  2020 年1 月份,農機市場利空因素依然強大。首先,從宏觀環境分析,農機市場處于大變局之中,這不是一年兩年的過渡期,可能要經歷長時間的變化過程。所以2020 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年份。中國農機企業從微笑曲線的底端、中間部分向兩頭拓進的時候,意味著維持了40 年中國農機行業的中低端時代正面臨著顛覆性變化,那么長階段的微笑曲線已經被瓦解了。

  從微觀因素看,以下幾個因素依然左右著1 月份市場走勢,一是1 月份正值農機市場傳統銷售淡季,市場需求疲軟,加之春季臨近,購買意愿處于最低點;二是市場因需求轉型和投資信心不足,市場缺乏基本驅動力;三是去年12 月份,人氣和經理人信心指數雖然環比、同比出現不同程度的攀升,但景氣度均處于低位,提示后市面臨著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四是2019 年1 月和12 月的景氣度均處于近三年來的高點,增加了今年1 月份的環比、同比上行的壓力。

  基于以上分析,我們判斷2020 年1 月份,或呈現兩個突出特點:第一,AMI 依然會停留在不景氣區間;第二,同比、環比或出現小幅下滑;第三,一、二級指數環比、同比的表現冷熱不均。

  附件:2019 年農機市場回顧

  一、一級指數運行情況

  (一)銷售能力指數

  2019 年12 月,銷售能力指數為37.2%,比上月提升0.4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6.7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二)效益指數

  2019 年12 月,效益指數為36.5%,比上月提升1.9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3.8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三)農機補貼指數

  2019 年12 月,農機補貼指數為47.8%,比上月提升6.1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3.1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四)庫存指數

  2019 年12 月,庫存指數為43.3%,比上月下降3.8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下降2.3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庫存指數下行,意味著商家去庫存的意愿較為強烈。

    

  (五)人氣指數

  2019 年12 月,人氣指數為30.9%,比上月提升0.1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2.3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人氣指數雖然同比、環比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小幅攀升,但景氣度依然處于低位。

    

  (六)經理人信心指數

  2019 年12 月,經理人信心指數為42.9%,比上月提升6.4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1.8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二、二級指數運行情況

  (一)拖拉機指數

  2019 年12 月,拖拉機指數為35.3%,比上月提升2.8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9.6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二)耕整地機械指數

  2019 年12 月,耕整地機械指數為38.6%,比上月下降3.1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11.7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三)種植機械指數

  2019 年12 月,種植機械指數為40.8%,比上月下降1.9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7.6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四)田間管理機械指數

  2019 年12 月,田間管理機械指數為43.6%,比上月提升1.0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0.4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五)收獲機械指數

  2019 年12 月,收獲機械指數為31.3%,比上月提升3.3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6.4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六)運輸機械指數

  2019 年12 月,運輸機械指數為37.0%,比上月提升2.7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下降12.1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三、三級指數運行情況

  (一)大型拖拉機指數

  2019 年12 月,大型拖拉機指數為39.2%,比上月提升3.2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10.1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二)中型拖拉機指數

  2019 年12 月,中型拖拉機指數為37.4%,比上月提升3.2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9.8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三)小型拖拉機指數

  2019 年12 月,小型拖拉機指數為28.1%,比上月提升1.2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6.4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四)深松機指數

  2019 年12 月,深松機指數為40.3%,比上月下降6.3 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提升14.9 個百分點,位于不景氣區間。

    

  2019 年農機市場回顧

  2019 年農機市場進入深度調整期,一方面傳統農機市場需求持續低迷,導致整體市場持續下沉;另一方面,一些新興市場的崛起之路出現曲折,陡生變數,2019 年也出現滑坡,市場“冬天”愈發寒冷。低迷的市場,催生出農機市場諸多新特點。需求轉型、競爭日加劇、行業洗牌、終端生變……。如果說2018 年農機市場經歷了近20 年未有的下跌形勢,那2019 年的農機市場證明這種跌幅還沒有見底。農機市場正面臨著深刻的變革轉型,傳統市場下跌將成為常態,小眾市場崛起也將成為必然。在市場轉型的關鍵時期,企業只有抓住市場變化的牛鼻子,方能成為市場的弄潮兒。

  基本面持續低迷,創歷史新低

  農機市場基本面持續下滑,20 年來主營業務收入首度出現負增長,揭示出2019 年農機市場轉型過程中的慘淡表現。雖然降幅不大,但這種變化釋放出新的信號,市場低迷正成為當今農機市場的新常態。

  進入2019 年以來,農機市場上攻乏力,震蕩下行。統計顯示,截至11 月底,累計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054.38 億元,同比小幅下跌0.21%,20 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在機械行業14 個子行業中,增幅排名倒數第2 位。實現利潤84.92 億元,同比增長15.24%。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增長是基于2018年18.26%的大幅度下跌基礎之上。

  2004 年以來,主營業務收入先后經歷了三個不同的發展階段,第一階段,2004 年-2014 年的11年年間,始終保持兩位數增幅,被稱為農機市場發展的黃金期;第二階段,2015-2018 年4 年間,市場低迷,走勢持續下行,增幅跨入個位數增長時代;第三階段,2019 年出現負增長,反映了當今農機市場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疲態。導致這種變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三大糧食作物的耕種收環節機械化水平達到較高水平,與之相關的拖拉機、收獲機、播種機市場趨于飽和,剛性需求下降是主要原因。糧價波動、購買力下降、更新周期延長、投資收益縮水也成為市場下沉的不可忽視的原因。尤其是新的市場引擎—藍海市場尚處于培育階段,不能支持時下的市場。

  出口多增少降,出口交貨值大幅度攀升

  2019 年農機出口在中美貿易戰和整體出口趨緩的大背景下逆勢大幅度攀升,出現11 個子行業的出口貿易多增少降的特點,成為農機市場一道亮麗風景線。

  在國內市場低迷之時,農機出口貿易卻逆勢增長。2019 年前11 個月,農機出口呈現以下特點:第一,農機出口交貨值同比大幅度攀升。農機行業累計實現出口交貨值320.84 億元,同比大幅度攀升14.77%,高出機械行業平均增幅11.3 個百分點,在14 個機械行業中,出口增幅排名第二位(僅次于內燃機行業)。預計全年出口增幅或將維持在15%左右,第二,11 個子行業同比增幅呈現“8上3 下”的特點。畜牧機械制造、拖拉機制造、棉花加工機械制造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其它8 個行業出現增長。第三,出口聚焦機械化農業及園藝機具制造、農用及園林用金屬工具制造2 個子行業,占比高達73.34%,同比分別增長18.2%和27.8%,正是這兩個子行業的大幅度攀升,成就了2019 年的良好的出口形勢。

  從2003 年近17 年走勢看,我國農機出口出現兩個關鍵拐點:第一個發生在2013 年,同比增幅進入個位數時代;第二個發生在2016 年,個位數增幅成為常態,同時出口絕對值滑坡成為趨勢。2019年前10 個月增幅在時隔6 年后重拾兩位數,主要是基于兩個因素:第一,長期低位運行的能力釋放;第二,一些企業在嚴峻的國內形勢下,更加注重國外市場的拓展;第三,國家一帶一路政策的拉動;第四,國產農機進步快,更加適應國外市場的需求;第五,高性價比高,價格優勢突出,競爭力強。

  明年,在一帶一路利好環境的影響下,我國農機出口可望繼續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勢頭。

  細分市場冰火同爐,農機市場進入深度轉型期

  當今農機市場發生的各種新變化都可以用深度轉型得到合理的解釋,無論政府、行業還是企業、經銷商、終端,深度轉型都是必須面對的焦點問題。

  農機市場正處于深度轉型期,直接催生出細分市場的冰火同爐。一方面營林及木竹采伐機械、畜牧機械制造行業大幅度增長,統計顯示,2019 年1-11 月份,兩個細分行業增幅分別達到了23.12%和16.22%;另一方面拖拉機、糧食作物收獲機陷入低速發展的泥潭。近年,雖然新興市場崛起,小眾市場快速增長,但由于現階段占比小,難以填補傳統市場留下的巨大空間。

  農機行業的11 個子行業的同比變化詮釋了這種轉型,兩個子行業同比兩位數增長,三個子行業同比一位數增長,六個子行業同比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調整未終結,傳統市場深陷泥潭

  2019 年農機市場最大的變化莫過于傳統農機市場的持續下沉,拖拉機、糧食作物收獲機、插秧機等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跌。

  2019 年各個細分市場走勢呈現出的最為突出的特點某過于諸如拖拉機、糧食作物收獲機等傳統市場持續下行,凸顯出存量時代的突出特征。

  大中拖市場緩慢復蘇,小拖市場大幅度滑坡。拖拉機市場基本面持續下跌,存量下的市場特征愈發突出。市場調查顯示,全年累計銷售各種拖拉機59.32 萬臺,同比下滑9.66%。其中,大中拖銷售30.24 萬臺,小拖29.08 萬臺,同比分別增長3.35%和-20.11%;占比50.98%和49.02%,大中拖占比較之2018 年同期上揚6.41 個百分點。2019 年大中拖市場雖然呈現小幅攀升,但我們必須看到,這種增長是基于“三連跌”基礎之上,市場銷量雖然暫時走出下跌泥潭,同比小幅增長,但絕對銷量較之高峰期的2015 年下降了46.97%。大中拖市場就此走出低谷?還有待觀察。

  耕整地機具市場溫和下跌。2019 年的耕整地機具市場出現穩健增長的特點。市場調查顯示,累計銷售69.26 萬臺,同比增長8.88%。從耕整地農機具市場走勢看,結構加劇調整將是市場發展的主流,2013 年-2018 年,市場需求每況愈下,經歷了六年的下沉,主要源于市場需求的大型化。今年受深松、深翻政策的拉動,出現增長。但并不意味著需求調整的結束,我們判斷,2020 年市場下沉之旅并沒有終結。

  收獲機市場小幅下滑。2019 年,聯合收獲機市場小幅滑坡,各個子市場冷熱不均。市場調查顯示,全年累計銷售各種聯合收獲機24.94 萬臺,同比增長1.3%。其中,谷物聯合收獲機出現下滑,累計銷售7.13 萬臺,同比下降21.39%;其中,自走輪式谷物聯合收獲機銷售2.09 萬臺,同比下滑8.33%;自走履帶式谷物聯合收獲機銷售5.04 萬臺,同比下滑25.77%;占比分別下挫0.88%和-7.37%。

  玉米收獲機市場出現小幅攀升,銷售4.51 萬臺,同比小幅攀升0.22%;占比18.08%,較之2018年同期下挫0.19 個百分點。其它聯合收獲機銷售13.3 萬臺,同比大幅度增長20.36%;占比53.33%,較之2018 年同期上揚8.45 個百分點。收獲機市場全年小幅增長,但細分市場冷熱不均的變化再次說明我國市場需求轉型加速。

  深松機、插秧機市場“跳水”。深松機市場沿著下滑通道狂奔,市場調查顯示,前11 個月,累計銷售深松機4318 臺,同比下降42.13%。插秧機市場繼2018 年大幅度滑坡之后,2019 年繼續演繹下滑戲碼,市場調查顯示,前11 個與,插秧機市場繼2018 年之后再度出現大幅度滑坡,累計銷量5.81 萬臺,同比下滑22.43%。預計全年銷量在6-7 萬臺,同比下降15%左右。2018 年插秧機市場經歷了10 余年未有的大幅度下滑,2019 年,支撐市場增長的因素依然不充分,相反,利空因素卻表現的十分強烈。

  噴霧機市場大幅度滑坡。2019 年走勢良好的噴霧機市場2019 年意外出現滑坡,累計銷售各種噴霧機4.02 萬臺,同比大幅下滑21.11%。其中動力噴霧機增長2.8%;噴桿式噴霧機下滑10.6%,風送式大幅度下跌78.8%。

  值得注意的是,2019 年噴霧機市場的滑坡呈現出周期性下滑的特點,從長期來看,植保機是一個具有戰略意義的市場,面臨著良好的發展機遇,應引起業內人士關注。

  第一,政策利好。農機補貼等政策將成為驅動市場發展的強勁動力;第二,剛性需求強大。我國植保機市場正處于更新高峰期,發展空間大。2017 年,機動噴霧機保有量高達62 萬臺,國內有超過9500 萬臺背負式噴霧器。隨著農村勞動力急劇下降和土地流轉加速,市場將加速淘汰這些背負式噴霧器;第三,高端植保機市場剛剛起步,剛性需求強勁;第四,植保機市場自2015 年開始啟動,近年雖然增幅趨緩,但內生驅動力依然強勁;第五,家庭農場、農業合作社、農機大戶等群體組織的崛起以及專業農業服務業的快速發展,為植保機市場提供了強大的發展后勁。

  新興市場異軍突起,三大市場精彩紛呈

  新興市場是2019 年炙手可熱的市場,受到整個行業的普遍關注,它改變了農機市場需求的基本發展方向,重置了未來農機市場的需求。

  與傳統農機市場下滑同時發生的是新興市場的崛起,以畜牧機械、保護性耕作機械、噴灌設備、經濟類作物播種和收獲機械、秸稈類作物機械、畜牧機械、加工機械等市場,成為2019 年農機市場的風口,成為新興市場快速崛起的標志性市場。

  畜牧機械市場穩健增長。畜牧機械市場大幅度攀升,市場調查顯示,累計銷售各種畜牧機械8.23 萬余臺,同比大幅度增長28.47%。近年,我國整個經濟進入增幅趨緩的新常態,尤其是農產品價格滑坡,直接影響購買力和市場信心,制約畜牧機械市場的轉型升級。我們判斷畜牧機械市場發展趨勢或呈現兩大突出特征:第一,市場仍處于發展機遇期,明年市場或繼續保持穩健增長的走勢;第二,市場需求結構性調整方向—大型高端化不可逆轉。

  播種機市場飆升。同樣得益于保護性耕作,播種機市場出現大幅度攀升,市場調查顯示,累計銷售各種播種機10.92 萬余臺,同比大幅度增長83.76%。

  排灌機械市場大幅度攀升。2019 年的噴灌設備市場風頭正盛,排灌機械市場出現大幅度攀升,市場調查顯示,全年累計銷售4.13 萬臺,同比大幅度增長48.81%。排灌機械市場快速發展與國家政策推動密不可分。2016 年、17 年、18 年連續三年,國家和地方政府發文,推動水肥一體化,并確定2020 年水肥一體化技術推廣面積達到1.5 億畝。有力的推動了排灌械市場的快速發展。

  藍海市場上行受阻,凸顯調整跡象

  藍海市場代表了農機市場未來發展的方向,也是我國農機化短板。與往年不同的是該市場受偶然因素制約,市場需求出現向下調整跡象。

  2019 年的農機市場還出現一個新的特征,即需求旺盛的藍海市場凸顯疲軟之勢,形成這種現象的因素是較為復雜的,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些市場出現周期性需求調整,一些市場則是受市場偶然性因素的影響。

  打捆機市場大幅度下滑。連續增長的打捆機市場2019 年戛然而止,出現大幅度下滑。市場調查顯示,截至11 月底,累計銷售各種打捆機23517 臺,同比大幅度下滑24.89%。

  雖然2018 年打捆機市場銷售創下歷史最大量和最大增幅,但“虛高”嫌疑較大。一則2018 年我國打捆機市場出現爆發式增長,但從銷售結構不難看出,大型設備銷售僅1 萬余臺,其中2 萬多臺都是小型圓捆機,而不一些小型打捆機企業因違法操作補貼被叫停補貼,對市場銷量將產生一定影響。二則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固然對市場有一定的拉動作用,但在市場環境下也出現了諸如為提高補貼檔次,企業虛報撿拾作業寬度等問題。由此決定了已經開始的2019 年,隨著補貼政策趨嚴,“虛高”現象會消失,市場銷量的水分會被擠去。

  2019 年的打捆機市場或呈現兩個突出特點:市場繼續保持高位運行,第二,同比會呈現較大幅度滑坡。預計全年銷量在2~2.5 萬臺,同比下滑20%~30%。

  秸稈還田機市場增幅趨緩。近年穩健增長的秸稈還田機市場呈現增幅趨緩的特點,累計銷售各種秸稈還田機7.6 萬臺,同比小幅攀升1.23%。從利好因素分析,環保趨緊、秸稈還田機市場進入更新高峰期、惠農政策驅動和規模化經營成為該市場的強大支撐,但由于購買力下降、規模化種植與使用費用高之間的矛盾、連續多年的高位快速增長,市場形成“高地”、秸稈多元化利用和需求大型化眾多利空因素的壓制,2019 年進入盤整期。

  馬鈴薯收獲機市場跌勢依舊。我國馬鈴薯機收水平并不高,一直為行業定位為發展潛力的藍海市場,但近年卻呈現跌跌不休的行情。市場調查顯示,累計銷售各種薯類收獲機5604 臺,同比大幅度下滑31.12%。2019 年土豆產量與價格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增長,但市場卻出現較大幅度下滑,其主要原因:第一,2019 年秋季土豆全國種植面積估計減少兩成左右;第二,單臺補貼額度下降;第三,剛性需求下降;更新周期延長,近年,農民收入降低,購買力下降,更新積極性不高;第四,需求大型化;第五,受投資收入下降,購買力下降大環境影響。

  從發展趨勢分析,馬鈴薯大型化、高端化或成為未來市場發展趨勢。但我國的馬鈴薯技術與國外差距較大。德國從效率和技術上遙遙領先于我國,他們一直在追求更大的作業效率和收獲產量。這就要求我國馬鈴薯收獲機在大型、高端化方面下足功夫,縮小與國際先進產品的技術與功能的差距。

  谷物烘干機市場繼續大幅度滑坡。繼2018 年斷崖式下滑之后,2019 年繼續上演下滑戲碼。市場調查顯示,累計銷售各種烘干機8519 臺,同比下滑22.77%。

  烘干機市場出現“兩連跌”主要受以下幾個因素的影響。第一,市場發展不均衡,水稻烘干機市場高速發展,但玉米、小麥以及經濟類作物的烘干機市場啟動不充分;第二,市場惡性價格競爭,產品品質下降,影響市場需求。第三,糧食加工和流通行業資金緊張,用戶保守發展,購買意愿自然下降。第四,糧價下行,購買力下降。

  市場需求大型化、高端化、智能化、碎片化

  “四化”成為近年農機市場發展的基本趨勢,2019 年這種趨勢更加突出。

  2019 年農機市場進一步向大型化方向快速推進,從拖拉機、收獲機、插秧機市場到打捆機、青飼料收獲機、農機具市場,莫不如此。200 馬力以上拖拉機截至11 月份,銷售8000 余臺,同比大幅度攀升131.65%;水稻收獲機喂入量6kg/s 同比增長30.77%,5 行玉米收獲機同比增幅也高達31.71%。大型翻轉犁、大型播種機、大型青飼料收獲機等市場也同比也出現不同程度的大幅度攀升。

  與大型化同時推進的還有高端化、智能化。迪爾的大型高端采棉機市場風頭正勁,出現一機難求的局面;美迪、中機美諾等推出的高端青飼料收獲機正布局全國市場,強勢出擊;洋馬、久保田穩坐高端乘坐式插秧機前兩位,巨明、英虎主打玉米收獲機高端品牌,中聯、雷沃以高端產品作為發展戰略……。毋庸置疑,我國農機市場正迎來一個嶄新的時代—大型高端時代。

  大型、高端、智能化直接催生出農機市場需求的碎片化,即市場需求由過去的規模化需求向碎片化需求轉移,突出表現為客戶的小眾化,市場需求呈現出量的減少和質的提升。

  農機市場中的大型、高端、智能農機是高地、是趨勢、是未來、是中國農機企業的必爭之戰略要地。但我國大型高端機械市場,一直被國外品牌壟斷,國產品牌很難與之在同一平臺上競爭。以青飼料收獲機為例,雖然美迪、美諾推出較為先進的收獲機,但與國外品牌相比,國產青貯飼料收獲機還存在一些“短板”,如存在智能化程度低、作業效率低、作業過程智能控制等難題,關鍵共性技術急需優化升級。再如打捆機市場,核心部件瓶頸,打結器國產化竟是“卡脖子”難題。目前,約翰迪爾、克拉斯、紐荷蘭、世達爾等外資品牌所用的打結器為自有品牌,不對外銷售,國產打捆機所用的D 型打結器超過90%使用德國進口產品。意味著我國大型高端農機還需要一段艱苦的趕超之路要走,方能實現鳳凰涅槃。

  農機流通舉步維艱,行業加速洗牌

  持續低迷的農機市場,對農機流通行業造成巨大沖擊,許多經銷商舉步維艱,行業加速洗牌。

  隨著市場持續低迷,流通行業進入加速洗牌期。市場調查顯示,八成以上的經銷商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平均降幅在20%左右。走訪中發現,多數經銷商表示,如果這種市場形勢再延續2 年,關門退市對他們或是最好的選擇。

  這種狀況出現既有歷史因素,也有現實原因。

  從歷史原因分析,農機市場黃金10 年,催生出眾多的經銷商,2018 年參與農機具補貼的經銷商高達2 萬余家,并呈現出散亂弱小差的特點。第一,散。集中度很低。億元以上的經銷商僅僅23家,占比不足10%,并且集中在黑龍江、新疆、吉林、江蘇等幾個農機大省。銷售前10 的經銷商市場份額占比僅僅7.74%。第二,亂。因缺乏品牌支撐,競爭手段單一,主要表現為價格競爭;第三,弱。經銷商服務能力、分銷能力不足、核心競爭力均偏弱;第四,差。多數小經銷商硬件設施與軟件建設都較差,如庫房簡陋、三包服務設施缺失、管理水平普遍較低;第五,小。銷售額100 萬以下的經銷商1.6 萬余家,占全部經銷商數量的82.21%;銷售額僅僅189.65 億元,占比24.24%。多數省份的經銷商積貧積弱,集中度很低,分布在一些農機大市場里面;第六,絕大多數經銷商的商業與盈利模式均停留在農機銷售上。第七,區域窄。跨區經營的經銷商較少。除吉峰、天農、蘇欣、青園集團等少數大經銷商外,均屬于本省或本市經銷商,經營區域均十分狹窄;第八,經營理念落后,管理原始、缺乏戰略支撐。

  從現實因素分析,2019 年整體市場低迷,需求疲軟,導致經銷商經營困難重重。但難以克服的痼疾或成為壓垮一些經銷商的最后一根稻草。第一,九成以上經銷商的主營業務以農機銷售為主。客觀原因是經銷商力量薄弱,轉型難度較大;主觀原因是多少經銷商經營理念落后,創新意識不夠,畏懼風險。第二,經銷商經營品類單一,且高度雷同。主要經營拖拉機、收獲機、農機具、植保機械等傳統機具。第三,經銷商的利潤率普遍偏低,除極個別經銷商外,絕大多數在2%以下。因為市場低迷,市場競爭十分激烈,許多經銷商通過價格戰來維持經營,此其一;其二,多數經銷商都是以現款進貨,資金占用多,成本上升;其三,經銷商墊付補貼資金,而一些用戶拿到補貼款后或滯后或不給經銷商,給經銷商造成較大損失,令經銷商的利潤率更是雪上加霜;其四,經銷商經營品種單一,市場持續下滑,難以形成規模效益;其五,利潤獲取渠道單一,利潤模式落后;最后,經營農機品類多為傳統的中低端產品,也是導致利潤率的一個重要因素。

  商業與盈利模式的重塑正成為農機流通行業最強的呼聲。

       產品為王時代到來,經營業績冰火同爐

  市場的競爭本質是產品品質的競爭,市場低迷檔住的是品質出現問題的企業,但擋不住高品質品牌的快速增長。

  2019 年農機市場下行壓力再度加大,市場競爭愈發激烈。農機行業告別了“黃金10 年”,傳統農機市場退潮,農機市場進入深水區和空窗期,市場模式進入轉型期等,勾勒出存量市場背景下我國農機市場現階段最鮮明的特點。反映到行業上,曾經輝煌鼎盛的企業進入衰退,曾經賺的盆滿缽滿的企業進入破產模式。反映到市場上,曾經車水馬龍的農機大市場門可羅雀,曾經供不應求的農機產品大量積壓。

  哀鴻遍野的市場卻也有另一道風景。迪爾的采棉機一機難求,英虎、巨明、國豐、金大豐的玉米收獲機加班加點依然難以滿足市場銷售,吉林康達、德邦大為的免耕播種機市場大幅度攀升,美迪、中機美諾的青飼料收獲機市場穩步推進,紅珠的馬鈴薯收獲機市場占比高達50%以上……。這些變化再次詮釋了一個道理,沒有差的行業,只有因抓不住機遇而江河日下的企業。增長的企業都是相似的,即他們的都把產品品質的提升作為公司最核心的工作來抓,以優質品質搶占市場制高點。下滑的企業絕大多數因為產品品質出現問題導致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敗下陣來。

  二手農機市場崛起,市場需求漸入佳境

  在傳統新機市場低迷之時,二手農機市場漸入佳境。

  通過對2019 年二手農機市場的市場調研,我們得出這樣的結論:二手農機市場或成為一個大產業。2019 年我們兩度對全國最大的二手農機市場山東郯城農機市場深入走訪調研,發現二手農機市場暗流涌動。

  山東郯城二手農機市場,綿延數里,分布著大大小小近200 余家二手農機經銷商。與新機銷售市場冷冷清清形成鮮明對照是市場銷售紅紅火火,不少來自云南、江蘇等全國各地的用戶千里迢迢過來購買二手農機。通過對其中10 余個用戶的訪談,我們可以歸結為:第一,經營范圍很大,用經營者的話說“買全國賣全國”;第二,二手農機價格低,成為主要的賣點;三是二手農機成色足,我們發現很多二手農機使用年限不過一年或兩年,與新機子差距較小;四是在當前市場低迷、購買力下降的大環境下,二手農機市場快速增長也成為一個很有說服力的理由;五是農機投資邊際收益遞減,壓制投資信心,二手農機成為一些購機用戶滿足自用的權宜之計。

  基于此,我們預計,二手農機市場未來將成為不容忽視的大市場,但目前市場缺乏制度管理,主要表現為:一缺乏政策規范和支持,二缺乏二手農機標準,三缺乏規范化交易。這些成為制約二手農機市場發展的瓶頸,有待予以規范。

 

(責編:)

劉文華:能源總量供需平穩 能源結構繼續優化

2019年,我國扎實推進“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聚焦綠色低碳轉型,繼續深化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保持了量的合理增長,又實現了質的穩步提升。能源供需總體平穩增長,結構進一步優化,單位GDP能耗持續下降。

制服诱惑-日本极度色诱-日本极度色诱视频